王丹旸:繁华落尽真情见

2019-10-07 来源: 概艺原创

艺术家 王丹旸

      2017年6月17日,“维塔”艺术家群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圣之空间正式开幕,此次展览展示了艺术家王丹旸的部分作品。策展人张嫄在展览序言中写道:“‘年轻’既是时间上的优势,又是资历和经验上的劣势。几乎没有人在确认从事艺术的时候知道自己今后的前途如何。然而面对这个自己最喜爱的行业,它的魅力和诱惑又难以抗拒。所以我们都是一群“稀里糊涂”踏上艺术之路的不归人。”

        “艺术在形式和内容上没有具体的条条框框,只有在掌握了一定量行业内外知识的积累后才能相对客观的评价作品质量。我们作为年轻的艺术从业者显然没有那么多的积累和束缚,所以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题材和形式。只有这样才能称其为年轻,没有包袱和压力,勇往直前的探索。通过作品直面的展现出自己艺术实践的一切,不论是优点或是缺点都能在沟通和展示中得到深化和理解。艺术必须还是要进入生活,这些观者就是生活中的各个层面。这些层面能直接映衬出作品的互通性和对人类的渗透性。艺术欢迎大众,年轻无拘无束。艺术就是一条无止尽的前行之路。”

——策展人 张嫄


《风月•弄》:

       早些时候读过一本书《她们谋生亦谋爱》是描写秦淮八艳的,这本书从情感上深深地震撼了我。这是我尝试创作的第一件视觉艺术与文学结合的作品《风月•弄》,是根据《海上花》这部影视作品中一位19世纪末上海英租界区长三书寓里的青楼女子而塑造的形象,她手持水烟袋,架腿而坐于现代的吧台椅上,翘一腿。烟云,氤氲袅袅,似有似无地游走在口唇之间。烟袋、簪子亦不过把玩在手心的“以物喻人”。绸光缎影间,拥青螺髻,戴红妆,眉间已作伤春皱。花开几时,情郎几多,心中千千结,谁人能识透?海上繁花成一梦,风月一场赴红尘。现今社会“倌人”依旧如此。胭脂戏风月,都付古今笑谈中。

 


作品《风月•弄》 树脂、木  80×45×45cm  2009年


《风月•思无邪》:

       创作这件作品的时期看了《金陵十二衩》这部影视作品,而后又深入的了解了各个时期的青楼女子的生存状态,加上对于女性理解的加深,非常有创作多个人物组合的冲动,于是就诞生了这组作品,陶瓷质地柔和似肌肤,将新彩绘制其上,烧制出来以后颜色变得更具吸引力,这些女子的服装发饰分属不同时期,打破时间的束缚将这些不同时空的女子放在一起。之所以说“思无邪”,是因为透过迷离的乱世烽烟,尝试用一个现代女子的眼光去看她们,她们如我们一样,不过是平凡女子,美丽而脆弱,纵然一身才情,仍一无所有,无论在哪个时空,她们都将生存的本能与情感的热望掺杂在一起,她们谋生亦谋爱,在辗转跌宕的境地中对爱的谋求显得格外艰难,有时仍不免跌入狼狈或者孤寒。


作品《风月•思无邪》  陶瓷  15×15×100cm  2014年


细节图


《游园惊梦》:

       汤显祖在《牡丹亭》的《题词》中有言:“如杜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人生有限,世事无常,我希望在作品中表现出这种无常,让观者可以在韶光中看到隐藏的衰亡,破败中却又能看到曾经的繁华。

       整件作品表现一个短暂的梦境,感情被物化,是为加深审美的愉悦。在一个大的场景空间里,并没有交代整个故事,但是所有的山石树花,每一人,每一物,都在叙事,同时用空白留意的手法增加作品的张力。每个小的意象又让梦境更加丰富。中国传统的陶瓷材料最符合我想要表达的情怀和感受,因此我用陶瓷来构筑这个梦境。


作品《游园惊梦》  陶瓷  施釉


细节图


《无明》:

        《楞严经》中有言“知见立知,即无明本。”世间一切身心知见,皆因无明幻化而生,从此安立我相,加以执着,一切贪、嗔、痴、慢等由此炽盛蔓延。这组盆栽装置,即是由无明生长出的手,千面千相。每只手都做出佛手姿态,是因众生本具真如佛性,有佛之知见,却被无明封蔽。作品近似盆栽的构成方式,运用置换手法,置换植物的部分,用关节手代替,整组作品具有重复的秩序感,使观者观想每个手的不同之处。


作品《无明》  木、水泥等综合材料  15cm×15cm×36cm×9  2016年


总图侧面


细节图


《YES YES YES NO.1》:

       娃娃隐喻思维和情绪,懵懂的沿着一条规定好的通道行走,无法看到自己所处空间的全貌,从通道出来后,以为自己到达了新世界,却发现自己处在娃娃机中,大量跟自己一样的娃娃,无法逃脱被夹子选择的宿命,也不知道将被抓到哪里,如果挣扎反抗,就会掉落摔碎。 作品《YES YES YES NO.1》就是影像最后一幕的呈现,将娃娃机从游乐场挪用到展厅中,观者可以抓娃娃,引发对娃娃机的再次认知及其深层含义的探讨,同时引发对人物处境的思考。


作品《YES YES YES NO.1》 玻璃钢、现成品  80×90×190cm  2017年


细节图

写评论...

推荐

彭博:我们遥望星空的同时,也被星空遥望

孙帝坤:景在我心,画由心生

吴霜:在色彩光谱中寻找生命的本质

徐帧:梦境般的碎片

展讯丨迷宫: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

一切的教条对这个摄影师不管用

服装界的“制服控”就这么理所当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