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扬铸:一朵花开,未闻花名

2020-03-09 来源: 概艺原创

艺术家 黄扬铸

       “画画对于我来说,是我自身在当下的生活状态的一个体现,是想更加了解自己,能倾听到自己的内心状态,毕业两年也还在迷茫,特别是现在信息太发达了,我又是一个容易受环境影响的人,念头有时候太多、复杂,想通过画画和内心对话,让自己更加清晰,我想这也是一个完善自己的过程。”


 作品《未闻花名·独与》

      观看黄扬铸的画,心中总涌现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之情,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就好像从脑海深处某个地方渗漏了出来,让人不禁努力地想去弄清楚这淡淡的悲伤究竟是什么,在脑海里转来转去的寻找那缺失的缺口,希望将其堵住。在作品《未闻花名——独与》中,他只是简单地把来自大自然的花草植物从秩序中抽离出来,加入到他创作的某种“秩序”中。所描绘的景物也没有对所谓现在社会的反映。在他的画中,可以看到更多的是对自我的疑问或者是提问,是具有极重的个人情感性质的作品。

 


作品《未闻花名·独与》

      《独与》系列中,他通过花来隐喻自己,表明了他理想的宁静和安定的自我的状态。看起来像是独自一个人撇开响着轰隆隆机器操作声音的城市,径直地走进犹如迷宫一般的形而上学的孤岛,那里一切都很安详、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很自然,是另一个你生活在形而上学的乌托邦式的孤岛上,一个与文明脱节的地方。进入一种寻找自我价值的探索。正如黄扬铸所说,他弄不明白本身存在的某些他自己不是很清楚的东西,而感到惶惶不安。


作品《未闻花名·独与》

      黄扬铸在《未闻花名》系列作品,将静物画和花卉画重组,把一切归为“零”后,再而从“零”上进行创作。像以反叛印象派的后印象派、摒弃传统表达方式,反传统艺术的观念概念艺术和强调以人物为或实际描绘物品为主的反概念艺术......在《未闻花名——时境》系列作品中,黄扬铸以平面的石像隐藏在清透淡雅的花草中,和有意地加入了主观情感的抽象性的艺术结构。这些符号构成了现实中的他,但这些代表复杂的,无从推断的情感既实际存在于现实中,又不存在现实中,我们能看到他画作中不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不能诉诸于语言的什么,让人有点捉摸不清。他以自身人生的一个片段来描绘《未闻花名——时境》系列。相对《独与》的对自我的探索追问,《时境》是想着开始聆听除他之外世界的声音。至于他因为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是现存的东西还是精神上的东西?而让他走出形而上学的孤岛的又是什么?《时境》是回归大众人群,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去接受全部或者部分的社会准则,让自己合群,一种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否该用社会的道德评判来予以抨击我们不得而知。总之,乌托邦的动力激烈地反对现存的东西,强烈地超越现存之物。


作品《未闻花名·时镜》

写评论...

推荐

马常清:人心需要色彩,托付苦寂的可能

李培鑫:盒子里的写意,一片虚无

贾继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黄扬铸:一朵花开,未闻花名

展讯丨迷宫: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

一切的教条对这个摄影师不管用

服装界的“制服控”就这么理所当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