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常清:人心需要色彩,托付苦寂的可能

2020-03-09 来源: 概艺原创

艺术家 马常清

       “我希望我画面中的动物,在现实生活中也过得容易一点。我创作的初衷主要来源于我童年的记忆,曾经由于我的无知及对生命的误解,我伤害过许多的小动物。我的童年留给我的记忆,长大后我得偿还,以绘画的方式表达我的歉意和忏悔。我希望它们在我“创造”的世界里美好的生活。同时,我画面中动物也在代替我述说自己的感情故事。我希望以一种虚构的画面来指向人的内心和社会现实,通过强烈的色彩和周围环境的对比,去赋予色彩新的心理感受,从而获得新的生命力。”


布面丙烯作品《白鹭》


布面丙烯作品《白日焰火》


布面丙烯作品《斑马斑马》


布面丙烯作品《麋鹿》

      马常清善于运用独特的丙烯绘画表达方式为我们呈现动物星空般绚烂的内在,麋鹿的角、白鹭的喙都连接着一片璀璨无暇的梦想天空。相比于传统的油画,丙烯颜料因其鲜艳光滑的特点,使画面色彩更加饱满,充满意趣与现场感。丰富的视觉体验背后,是简单的纯粹,丰富的宁静。在作品中,马常清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但真切淳朴的情感世界。画面的意象十分贴近生活,诸如某个燥热的雨天,动物园看过的长颈鹿的姿态,盛开的向日葵,一趟来不及去扼腕的航班….“艺术不是文学,不是理论,因为它最能打动人的地方往往恰好就在于不能用语言或逻辑表达的那一点上,我们可以把过程和原因展现出来,甚至把作品中的道理讲清楚,但这些人不能代替观众在现场直观瞬间所得到的感受”。


布面丙烯作品《斑马斑马》

      驾驭鲜艳对比的纯色与驾驭灰色一样难,如果灰色需要寡欲清心的日常心,那么用好对比鲜艳的色彩则要保有孩童的超现实天真想象与好奇,需要生命力旺盛的无遮蔽的单纯直觉。选择有生命的事物,而不是具有观念意义的人造物,这是马常清高明的地方。因为是云南人的缘故,他的画面里总是饱和着云南的天空,云彩,大地,植物的奇幻色彩与物像,但他改变了物像色彩的秩序,让它们置身于一种都市色彩的童话中,是童话,而不是人造物,人造光的异化。他希望以童话的情景慰藉我们都市生活中心灵的,眼中的,肺中的灰,虽然这只是他苦心虚构的一个心理童话。


布面丙烯作品《桃花》


布面丙烯作品《桃之夭夭》


布面丙烯作品《艳阳里》

      “动物代替诉说自己的故事”,他的画面里只出现一个主要的动物形象并用眼睛来代替他诉说情感,感受,经验和记忆。他在作品中画的眼睛有着孩童般的明亮,但不聚焦,也没有孩童眼里的天真,是那种空空的哀怨,无辜的隐痛,并不怀恨的阴冷,有本能的看一切尽是陌生的恐惧感。这些眼睛盯着你又什么也没有看到,它无视你的形象与身份,或许它只是看到一双看见它的眼睛,一张看见它的脸。他画中那些马的眼睛,牛的眼睛,麋鹿的眼睛,白鹭的眼睛,鱼的眼睛……它们谨慎,滞塞,将生命的欲望,好奇,热情,迷惑隐于激烈的色彩对比之下,隐于一双无辜的眼神之下,一种色彩欢腾的,情绪警惕,危险的矛盾诗意显现出来。这是一种当下生命体验的准确,一种从感受到视觉化的准确。


布面丙烯作品《你从山中来》


布面丙烯作品《我愿整夜仰望这片星空》


布面丙烯作品《想你的夜》

写评论...

推荐

彭博:我们遥望星空的同时,也被星空遥望

孙帝坤:景在我心,画由心生

吴霜:在色彩光谱中寻找生命的本质

徐帧:梦境般的碎片

展讯丨迷宫: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

一切的教条对这个摄影师不管用

服装界的“制服控”就这么理所当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