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视频>人物>库雪明:少给历史堆杂物


库雪明早期的画儿是有些讽刺的意味,讽刺的是什么呢?拿其中一个典型题材举例子,比如人群聚集在一起开会。他画面的灵感来自于在阶梯教室开会,当你向后望的时候,就是这样密密麻麻的人头。他在中学做美术老师的时候,学校每周都要开会,明明几句话能说完的事儿,非得聚在一起絮叨上半天的时间。库兄因为不爽就给它画了下来,有一张没有作品图,但是你可以脑补一下,他把大会帷幕的两个弧形画成了屁股,挺好,充分说明台上一群屁话。

开会从原始人类的聚居,雅典城邦,中国封建社会的上朝,到现在各国的议会,大家都在开会,好似开会真的是个关键不可缺少的形式,没有这个形式人类就不能发展了一样。不过这个形式好像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不然乌克兰议会也不会老打架,不然你开会解决一下以后都不开会这个问题。如果开会能解决以后怎么能不开会这个难题,那我就支持开会。

说回库老师那个时期的作品,我觉得他不是讽刺开会这个本身,而是看不惯把官僚主义那套啰哩吧嗦用在学校上。那个时期他就是很简单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受到德国表现主义比较多,画面色彩浓郁。再之后他的小人头系列的作品变得符号化,对于情感的表达克制了许多,观众再解读时也许可以感受到这个时期对人个性的磨灭,通过集体的规整试图制造相同的人。

他说绘画对于自己是一个表达的途径,他也写过诗,在西单民主墙前激昂澎湃,总结起来都是很肤浅的。他给自己作品的评论就是用了这么个词“肤浅”,他说自己现在没事儿的时候也写字,觉得写得不太好就烧了,写得好的裱起来,过一段时间看了裱起来的字觉得不如烧了,叮嘱我采访文章也别写太长,少给历史堆杂物,没什么意思。

从热烈的表现主义风格,到现在平静地说自己太肤浅,我还挺喜欢这个戴着圆眼镜笑眯眯的老师,可能是这个眼镜圆圆的像胡适同款,我没觉得他肤浅。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