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视频>人物>魏达维:风月同天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出自日本的长屋王,他因为仰慕唐朝的文化和佛教,所以在朝贡的袈裟上绣了这四句话。时间来到一千三百年后的今天,我们身处全球语境,“风月同天”在魏达维笔下是如何表达的呢?

之前采访过的画家漆驭天也是基于《芥子园画谱》进行创作,魏达维和他的不同之处在于,魏达维把《芥子园画谱》中的图案进行提取符号,放置在鲜艳的色块背景之上,并不是再把画谱中每张图单独进行描绘。
为什么他们都不再遵循《芥子园画谱》中的画法了呢,因为在魏达维看来现在艺术的话语权是在西方,如果你想融入这个系统,就需要用一种能被认可的语言去诉说。大概就像张艺谋要用电影语言来讲《大红灯笼高高挂》,而不是用皮影的方法去讲述这个故事,才能被中国以外的更广泛的观众接受。魏达维的画如果你是一个不了解中国文化的人,不知道他画的虾鸟鱼虫,你也会被画面的色彩所吸引,因为背景的抽象更重视纯粹点、线、面的构造,并不需要你非要懂中国那些符号的寓意,中国符号和西方的技法结合使作品满足不同文化背景的观看者的需求。你可能把视线停留在浓郁的色彩上,你也可以把目光落在花鸟山水上,全凭您爱看什么。

他的画面中无论是中国《芥子园画谱》的符号,还是色块的拼接,都是零零碎碎,像是一场文化战争过后留下各自的残骸,这些残骸变成一个一个不和谐的色块,所以有了现阶段的作品,它呈现出了现在文化的真实面貌。它包含着很多创作者的探索和疑问,即在西方掌握话语权的艺术界,如何能保证中国文化能进入现有艺术标准所设定的范围。或许就像是魏达维把中国元素提取的符号和西方的抽象相融合,一部分画家在积极探索在不失去自身的文化的同时,又能把作品推向更广泛的世界。
把“风月”这种美妙的感觉转换成笔下实体的画作,再让不同的人去感受到微妙的流转才是现代所能触及的“风月同天”,而且我相信画家探索出的语言本身就是最令人动容的,语言就是你画作本身所能阐释的最大意义。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