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视频>人物>陈可佳:物养我浩然之气


“物养我浩然之气,就是当你自身里面有了一团正气,你做的这个作品里面是携带了你的气息”,那陈可佳作品的气息又是什么呢?我们可以从她几个不同类的作品中去探寻一下。


《破茧·化蝶》这件作品是她对于自身成长的关照,突破性别困惑的茧,从无性别的人到成长为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身上有深刻的线条,也有光洁的圆弧,时间在一个人身上留下这两种不同的痕迹,这件作品的气息是关于自我的蜕变。

《故乡的少女》来自于俞心焦老师的诗歌:“沉默太久了,但开口就是吐血,读书太腻了,但出门就是跑尸街头,故乡的少女垂直不动,而香樟树黑烟滚滚,故乡的河水污浊不堪,而鱼群的白骨星空般闪烁”,她说自己在读到这段诗的时候仿佛时间静止,自己被伫立在那一场景之中,因此她就把自己对这段诗歌的感受融入到这件作品之中。如果说上一件作品是关于时间的流动性,那这件作品更多探讨的是被时间翻涌的浪潮中,那些永恒存在的美好。

“物养我浩然之气”这是她对人外的天地所感慨的,孟子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苏轼评论“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于天地之间”,把自己归于自然,把自然看做是和人类一样的共同体,是她动物雕塑所传达的气息。

“2019年的初雪两只小猫咪来到我工作室的门前,清早一开门就看到了洁白的雪面上留下的小爪印甚是喜爱,我就联想到他们是2019年初雪带给我的神秘礼物。”
她和我讲了几件和动物的趣事儿,比如她小时候特别好奇鸡蛋为什么是硬的,为此跟在母鸡后面看鸡蛋刚生下来是不是硬的,母鸡被她跟着无处可逃,只能在她眼皮子底下下蛋,她还在旁边安慰母鸡自己是一棵树,不会伤害它的。还有一次她救了一只小麻雀,麻雀羽毛还没有丰满的时候,她把麻雀一条腿拿线缠上放在院子里晒太阳,她在门后看见麻雀妈妈飞下来喂小麻雀,它居然还认识自己的孩子,在小麻雀长大一点她把它放飞,它们两个一起飞走了。她觉得这太神奇了,可能那个时候在她心里就感觉到万物有灵。

这种灵性的东西她用了像佛像一样安详的神态,微闭着双眼,没有夸张的表情,并且这些动物的雕像都很“嫩”,是动物年幼时那种可爱的模样,唤起人的童趣,这里我认为她想传达的气息是人的童趣,而这种童趣是自然,是人还没有接受教化成为人的时候对同类的欣悦。

做任何的作品都是把自己的意念注入到这个作品,如果你给予它的是特别好的“念”,那它呈现出的就是一个美好的作品。当别人去观看你的作品时,他们可以感受到你作品的气息,所以把更多的爱,还有智慧和能量的东西传递给更多的人,是她一直的追寻。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