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鑫:盒子里的写意,一片虚无

2020-03-09 来源: 概艺原创

艺术家 李培鑫

      我对海洋有着天生的恐惧感,对那种从海岸线突然变成深蓝色又一层一层渐变成黑色的形状尤为强烈。我想那是因为它代表着最原始的混沌,并不是像劈开天地的盘古独自坐在蛋壳之中的混沌,而是意识到自己其实只是一粒卑微的单细胞,那时候单细胞没有意识,面对的是整个无限的海洋,整日游荡。自从走上陆地,生物总是在寻求安全的庇护所,寻找着一个可以容纳自己、保护自己的盒子,不间断的斗争使得人类最终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用洞穴、城墙、钢筋混凝土围起来的家使得人类逐渐走向独立。


作品《海之系列》

      现在我们身边到处都是盒子,纸盒子,木头盒子,铁盒子,石头盒子,塑料盒子。站着,房间构成一个盒子;坐着,汽车围成一个盒子;躺着窗帘把床围成一个盒子,走在街上,衣服把身体围在盒子里;骑自行车,防风眼镜把眼睛围在盒子里,头盔把脑袋围在盒子里,皮肤把五脏六腑围在盒子里。盒子提供给我们安全感。一切安全的事物也因为被我们小心翼翼的装在盒子里。但是盒子同时局限着,人站在房间里,就感受不到山外春暖花开的芬芳;坐在汽车里,就感受不到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我们被困在这个地方,逃不出时间。


作品《海之系列》

      也许真的存在着某种东西,它可以运行于万物之上,感知一切:过去,当下和将来。但是没有人曾到达过这个地方。或许它真的存在着,或许真的有这样一个不为我们所知的领域。它在任何时候都清楚地知道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事——那必然是一种超越于我们当下智慧的形态。我们会试着了解关于宇宙的知识,会追寻关于自身的思考。会去了解一点黑洞,了解一点相对论,了解一点量子物理学或是天体物理学之类。我们了解一点,以为这就是关于自我存在的答案,以为这就是结局。但其实还是一无所知。我们始终是被困在盒子里的,那盒子之中是一片真空,是一片虚无。这虚无就像是一种万物注定要消逝的力量,就好像在每个平凡的日子都能感受到的眼前的景象其实早已不复存在。就像早已失去了每一个朋友,亲人和爱人。


作品《人体》


作品《小人儿》


作品《写生》

      不论是禅宗讲求的“空”,或是道教的“无为”。其本质都因为世界的尽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丑或是痛苦。因为这个世界是本没有属性的。它不存在“好”与“坏”。就像多年前荒无一人的草原上一只强壮的猎豹在追寻它的猎物。它只是自然的无意义的形态。存在或许就只是此刻,尚未消亡的当下,和虚无。或者说,此刻也是虚无的。


作品《房间》


作品《花》

      植物在生长,风在吹,万物在轮回,虚无之中,最有趣的大概是人诞生关于自我的意识。我们会去探求自我的存在。或仅仅是充满情感的存在着。我曾经追问自己,在一片夜空中,我指着自己苍白发冷的手,对着漫天星星,我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没有人回答这么无趣的问题,因为人们不在乎,生活在快节奏、虚拟的、信息爆炸的、充满玩世主义的当下更没有人在乎。因为这个问题本身没有意义。既没有探讨它的价值,也没有探讨它的能力,我们始终被欲望的盒子包裹着。在有限的认知范围内翻腾、打滚。这就是属于我,一个小人物的使命,一个装在盒子里的故事。


作品《姥爷》


作品《苦海》

写评论...

推荐

彭博:我们遥望星空的同时,也被星空遥望

孙帝坤:景在我心,画由心生

吴霜:在色彩光谱中寻找生命的本质

徐帧:梦境般的碎片

展讯丨迷宫: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

一切的教条对这个摄影师不管用

服装界的“制服控”就这么理所当然

<<返回列表